柿子红了

闽西的柿子红了。 红色染透了山冈和山沟,红色流趟,流进村庄。土楼旁、小路上、村头、幽巷,晒柿饼的竹匾,密密麻麻浩浩荡荡,火焰似的绕着村缠着庄。如同猩红的晚霞落进村村寨寨,人们在收获中忙碌,在忙碌里陶醉,在陶醉中歌唱。闽西的柿子甜了。 浓浓的粘粘的甜,凝住了山风,粘住了脚步。屋里屋外,房前房后,都被甜蜜紧紧裹住。 这里的人说,闽西的柿子咬一口甜掉牙。 你还别说,这里的老人和孩子没牙的还真多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